列印

陳 希 夷 傳

作者 紫微易學院.

陳 希 夷 傳

轉 載

 

陳摶,字圖南,號「扶搖子」,毫州真源人。

初生之時不能言,至四五歲戲渦水,水濱有一青衣老嫗引置懷中而乳之,其後即能言,

敏悟過人。及長,經史一覽無遺。先生曰:「所學只足記姓名而已,吾將之遊泰山,

與安期、黃石輩論出世之法,安豈能與世脂韋汩沒,出入生死、輪迴人間哉。」

乃盡散其家業,惟攜一石鐺而去。梁唐士大夫挹其清風,得識其面,如睹景星慶雲,

然先生皆莫與交。

 

明宗親為手詔召之。先生至,長揖而不拜。明宗待之愈謹,

以宮女三人賜先生。先生賦詩,賦曰:

「雲為肌體玉為腮,多謝唐王送得來。處士不興巫峽夢,空煩雲雨下陽台。」遂遁去。

隱武當山石巖,服氣辟榖,凡二十餘年。復移居華山,時年已七十歲矣。常閉門臥數月不起。

 

周世宗顯德中,有樵於山麓見遺骸生塵,迫而視之,乃先生也。良久起曰:「睡酣奚為擾我。」

後世宗召見,賜號「白雲先生」。

 

一日乘驢游華陰,聞宋太祖登極,拍掌大笑,曰:「天下自此定矣!」

 

太祖召不至,再詔,辭曰:「九重仙詔,休教丹鳳銜來;一片野心,已被白雲留住。」

太宗初年,始赴召,惟求一靜室,乃賜居於建隆觀為戶,熟睡月餘方起。

辭出,賜號「希夷先生」。

 

一日,遣門人鑿石,處於張超谷。既成,先生往造而曰:「吾其死於此乎?」

遂以左手支頤而終。數日容色不變,肢體尚溫,有五色雲封谷口,彌月不散。

年一百一十八歲。

 

初兵紛亂太祖之時,挑太祖太宗於籃以避亂。

先生遇之即吟曰:「莫道當今無天子,卻將天子上擔挑。」

又遇太祖太宗與趙普,游長安市,入酒肆晉坐,太祖太宗左右。

先生曰:「汝紫微垣一小星爾,軋處上次,可乎?」

 

種放初從先生,先生曰:「汝當逢明主,馳名海內,但惜天地間無完名。

子名將起,必有物敗之,可戒也。」

放晚年競喪清節,皆如其言。

 

有郭沆者,少居華陰,嘗宿觀下,中夜先生呼令速歸,且與之俱往,一二里許,

有人號呼報其母卒。先生遺以藥,使急去可救。既至,灌其藥,遂蘇。

 

華陰令王睦謂先生曰:「先生居溪巖,寢於何室?」

先生且笑吟曰:「華山高處是吾宮,出即凌空跨曉風。台榭不將金鎖閉,來時自有白雲封。」

 

一日,有一客過訪先生,適值其睡,見旁有一異人,聽其息聲,以黑毫記之莫辨。

客怪而問之,其人曰:「此先生華胥調混沌也。」

先生嘗遇山女,山女贈之詩,詩曰:「藥而不滿笥,又更上危巔,回指歸去路,將相入翠煙。」

 

太宗聞先生善相人,遣詣南山,見真宗及還。問其故。曰:「廝役皆將相也,何必見王乎?」

於是建儲之議遂定。

 

先生以易數授穆伯長,穆授李挺之,李授邵康節。以象數學授種放,放授盧江、許堅,堅授范諤。至今糟粕猶存也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陳希夷,名摶,字圖南,號扶搖子,安徽亳州真源人。

《歷代真仙體道通鑑》記載:「生而不能言,四五歲時,遊戲渭水之濱,

有青方媼召置懷中,以乳哺之,從此能言,聰慧過人。」

 

另雲,圖南出生於藥都南二十裏陳家莊,陳家是一大戶,良田千頃,並有陳家塘萬畝荷花,

堪稱藥都一富。

 

陳家學堂「清蓮室」就座落在「荷園」的水中央,有九曲石橋通向外邊。圖南聰慧過人,

所學經史百家一見成誦,悉無遺忘,每日在荷塘中讀書生活,很小就能畫荷,十歲之時,

頗自負,自以為有經世緯時之才,每攬鏡自照笑 道,「吾非仙即帝也!」到了十五歲以後,

其父見他日日畫荷, 勸他多讀經書,去長安進舉,他很不以為然,「以我之學無需再讀,

後年開考定是我高中之日。」可到了後唐長興年間開考,圖南舉進士不第,

自覺無顏再回藥都陳家莊,遂不求仕祿,出家為道,隱居武當山九室巖,

後移居華山雲台觀少華石室,其間常浪跡四海,訪師學道,但從未回過藥都。

 

年紀十五歲,凡詩書禮數,方葯群書,無不通究。

親人喪亡後,歎曰:「以前所學,足以記姓名而已,我將拋棄之。」

從此遊泰山之巔、長松之下,與安期、黃石輩論出世法,合不死葯。

 

於是謝絕人事,野冠革服,行歌坐樂。嘗遇孫君仿、鹿皮處士二人,謂武當山九室巖可以隱居,於是前往棲居,服氣辟穀,恬默自處,凡二十餘年。

撰《指玄篇》八十一章、《入室還丹詩》五十首、《釣譚集》萬餘字。

 

後來遷居華山,得古雲臺觀舊地,闢荊棘而居。太宗下詔先生,先生上表辭曰:

九重仙詔,休教丹鳳啣來。

一片野心,已被白雲留住。

 

隱居華山時,鍾離權、呂洞賓、劉海蟾、李琪,乃至李八百、譚峭、麻衣道者等人嘗來造訪,

此輩即希夷之師友也。

 

從天都觀都威儀何昌學鎖鼻術,無事就依枕而睡,經月餘才醒來。

 

又從呂洞賓得到《無極圖》之秘義,其實《周易》但有太極之說,無極之說乃後來衍生。

太極即無極,如太上即無上也。

 

陳搏雖陋居石室但心繫朝野,後唐明宗召他入朝,他到了金殿長揖不拜,明宗不以為忤;

後周柴世宗慕其盛名親赴華山請教煉丹之術,

他皺眉斥之,「皇上乃天下的主人,理應以民為念,留心煉丹之術, 何益與民?」

世宗不僅沒有責備, 反而封他為諫議大夫,圖南大笑堅辭。

 

那一段正是五代紛爭,每一次改 朝換代 , 圖南就顰目數日。世宗上華山第二年就死了,

圖南率領華山少年百人下山,星夜向汴京而去,意欲平天下之亂。途中聽說趙匡胤陳橋兵變 ,

廢周立宋,大笑墜驢,「天下從此定矣,我的帝王志向粉碎矣!」

遂返回華山繼續他的道人生活。

 

返途中 ,被趙匡胤追上, 兩人以華山為賭注 , 對奕下棋,趙匡胤輸卻一盤棋 ,

後來得了天下, 趙匡胤既將華山封贈給陳搏,當時陳搏不僅把精練多年的「六合八卦掌」

傳與趙,還向趙匡胤趙出了「杯酒釋兵權」的建議,免於像劉邦得了江山, 而殺功臣的過錯。

 

趙匡胤感激陳圖南,多次召他入朝,均堅辭不應。趙匡胤死後 ,

兒子趙炅對圖南更是尊如父祖,多次請他入朝,都沒答應。

 

太宗趙炅只得起駕華山親請。皇駕到了華山觀雲台少華石室前時,圖南正在酣睡。

圖南所睡與常人不同,他所睡乃獨有的「睡功法」,一睡百日不醒。

也巧,趙太宗來時他已睡了九十天,太宗一行只得在石室前等 了十天。

圖南終於醒了,太宗說明來意,圖南哈哈大笑,口出《對禦歌》:

「臣愛睡,臣愛睡,不臥氈,不蓋被,片石枕頭,蓑衣鋪地。震雷掣電鬼神驚,

臣當其時正鼾睡。閑思張良,悶想范蠡,說什孟德,休言劉備,三四君子,

只是爭些閒氣,怎如臣,向青山頂上,向白雲堆裏 , 展開眉頭,解放肚皮,

且一覺睡!管什玉兔東昇,紅輪西墜。」

 

太宗聞此,知道延請陳圖南無望,只得讓同來文武百官每人為其賦詩一首,

並將華山賜與圖南,並拜圖南為師,贈號「希夷先生」。

 

陳圖南為表知遇之情,寫了四字治國之策,「遠、近、輕、重」與太宗。

太宗回到朝廷,按遠招賢士 , 近去佞臣 , 輕賦萬民 , 重賞三軍之策,

大宋朝留下百年業績。

 

自此,希夷才真正斷了帝王志向,潛心修道。高興之時仍作畫,只是不再畫荷 , 改畫竹,

所畫竹如劍如槍,世稱劍竹。雖活至一百一十八歲,從未與朝廷再來往,所畫劍竹流於民間,

現在竟無一存,只留下藥都詩人薛蕙「少華石室至人竹,價敵宣和六十軸」的詩句。

 

希夷之書,大都失傳,唯俞琰之《參同契發揮》偶引《指玄篇》為証,如:

邈無蹤跡歸玄武。啟有機關結盟昭。

寥寥九地移鐘管。黯黯青天運斗魁。

磹潭光中扶赤子。鼓鼙聲裡用將軍。

訪師求友學煉丹。精選硃砂作大還。

將謂外丹化內葯。元來金石不相關。

只消閃入華池鼎。真火掀天煆一場。

 

其先天易學思想與河圖、洛書之訣,據說得自麻衣道者,

其訣云:「戴九履一,左三右七,二四為肩,六八為足。」

 

相傳陳希夷傳種放,種放傳李溉,溉傳許堅,堅傳范諤昌,昌傳劉牧。

希夷以先天卦圖傳種放,放傳穆修,修傳李之才,之才傳邵雍。而穆修又以太極圖傳周敦頤。

 

一日遣門人於班超谷鑿石室,室成,令盡夜燒燈燭,以左手支頤而逝。

傳授學徒有賈得昇、張無夢、種放等人。

 

希夷之學,精深淵博,師承有自。其中無極、太極闡明玄理,河圖、洛書則啟象數;

前著周敦頤得之,後者邵康節得之,二人皆為北宋理學家,且承緒於陳希夷。

 

鎖鼻術則未傳,金丹訣為中宗發源,陳攖甯從黃元吉, 而溯源陳、邵,謂之隱仙派。

 

據《體道通鑑》推算,希夷生於唐懿宗鹹通十二年(西元八七一年)卒於宋太宗 拱二年(西元九八九年),壽一一八歲。

 

曾有偽術者言:論命會因洩天機而促壽。
那發明人陳希夷為何壽至過百?應是鞭屍了!!!

新增回應


安全碼
更新

UA-40089315-1